中美角力关键封杀华为目的是阻碍5G进程?

5G在网络基本架构、网络边缘设备、用户终端设备方面引领革新,为流动通讯行业乃至整体经济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5G网络,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城市和其他连接设备的应用得以大规模商业化,进而掀起产业链的再洗牌。

国际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估计,到2035年,5G创造的全球经济效益将高达12.3万亿美元(约96.6万亿港元),超过2016年中国、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的消费总和,并会创造高达2,200万个职位。正因为5G带来庞大的经济效益,影响遍及通讯业、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许多国家正加快钻研5G技术。

中国将5G行业列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十个重点发展行业的首位。而作为全球最大通讯网络设备生产商与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商,华为标志着中国科技水平发展的前沿。在去年320亿美元(约2,500亿港元)全球移动网络设备的销售额中,华为占当中的28%份额,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昆表示,孟晚舟一案对华为的业务没有立即影响,并重申华为今年的收入将超过1,000亿美元(约合7,800亿港元)。

这次美国瞄准华为的直接诱因,可谓是华为5G的战略及成绩对美国互联网产业造成的冲击,甚至是对国家经济发展的威胁。美国视《中国制造2025》主打的互联网和科技产业为头号大敌,故采取「科技新围堵战略」,阻止华为成为未来5G龙头,遏制中国成为科技大国。早在2012年,美国就「盯上了」华为和中兴。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声称,华为和中兴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潜在威胁。欧盟通信标准机构ETSI数据显示,华为在5G NR领域登录的专利数达1,481件,全球排名第一位。尽管研发成果一马当先,但5G技术落地仍要看芯片的生产。华为正从事自家芯片设计,这对美国的高通构成直接威胁。今年4月,美国的政府部门和政府承包商便被禁止使用包含华为或中兴生产的零部件设备。

或出现不同的5G标准

每一代的移动通讯技术标准皆由各国在国际会议上一起拟定,没有参与的公司和国家则只能跟随。除了无线通信产品商明面竞争外,国际电信联盟(ITU)、国际通信标准组织3GPP等机构也在暗盘较劲,争着打造5G通用标准。

早在2016年3月,3GPP已经着手5G技术标准化的工作。在美国内华达州里诺(Reno)的3GPP会议上,华为的Polar Code(极化码)被确定为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控制通道的短码方案,证明华为已有能力在5G标准上跻身国际舞台。

今年6月,3GPP在圣地亚哥举行会议订下第一个国际5G标准(5G NR),并且最早将于2019年进行基于3GPP大规模测试和部署。但在本月中旬,3GPP宣布5G标准冻结延迟三个月,延至2019年3月完成,原因据称是为了更好地确保3GPP各个工作组之间充分协调,保证网络与终端、芯片之间更完善的兼容性等。

最近几个月,日本、台湾、加拿大、澳洲都先后以计划移除原有4G设施、禁止采用5G设备等方式抵制华为,表明科技的壁垒已徐徐竖起,隐约将科技世界分为两大阵营。

在5G发展起步的关键时刻,这些举动拖慢了5G发展的整体进程。未来,5G技术会否出现不同标准?香港中文大学创新科技中心主任黄锦辉表示,当一项新的技术出现,市场会发挥自我调节的作用,「正如以前3G时代不同地区各异的网络制式(CDMA)问题,我去日本发现手机用不了。」他不排除未来出现不同标准的5G技术的可能,正如世界各国现时不同标准的电压值。

黄锦辉认为,中国除了做好自身的研发技术,还应抓住「一带一路」计划的机遇,针对东南亚、非洲地区等日益增长的电讯基础设施的需要,利用低成本的优势打开沿线国家市场。他直言:「研发再好的技术,没有人用就没意思了。」

(文章来源:《香港01》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