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供应链全球大迁徙:鸿海冲印度、和硕拼印尼,订单流向3月后明朗

苹果最大代工厂鸿海已展开产能迁徙,26日宣布增资印度子公司2.13亿美元,另投资5.1亿元取得越南云中工业区25万平方公尺土地,台湾电子代工大厂和硕约占iPhone全年3成制造量,下一步产能布局也受到瞩目。

和硕27日举行旺年会,执行长廖赐政尾牙前受访指出,2019年1月起,印度尼西亚巴淡岛已开始量产受贸易战关税冲击的网通产品,印度跟越南厂要2020年以后才有量产可能。

这意味前两大苹果iPhone制造厂都已开始将中国产能分散到印、越等地,只不过,两公司的策略仍稍不同,和硕以印度尼西亚为重心,鸿海则似乎直指印度,两业者盘算各有不同。

苹果供应链全球布局,和硕押印尼
和硕2018年营收1.34兆元,连续5年创历史新高,和硕是iPhone XS Max跟iPhone XR的代工厂,根据《金融邮报》预估,和硕约占iPhone全年订单3成比例。

展望2019年,和硕执行长廖赐政乐观表示,一定可以再创佳绩。他表示,景气现在看起来不是很清楚,政治影响经济,贸易摩擦仍要一阵子才会明朗化,2019年的订单能见度,3月初将是一个重要检查点,因为届时是美中贸易战90天休兵期截止日,在这时间点之后,客户比较有愿意下长单。

事实上,除鸿海跟和硕,纬创也已在菲律宾及印度设厂,更是印度当地最早生产iPhone SE的工厂,其次负责生产HomePad智慧音箱及AirPods耳机的英业达,去年12月也已在马来西亚槟城投产,并新增南昌厂,尽管新据点未必马上生产苹果单,但几乎整个苹果供应链都动起来广布产能。

相对鸿海加码印度积极,和硕则虽也有规划印度厂,肯定印度人力充沛,人才跟物产丰富度,但对印度法规多变仍不敢掉以轻心,所以2019年和硕新产能重心会放在印尼。廖赐政说,印尼制造销往印度也免关税,位于新加坡旁可以充作HUB(仓储),供应越南或印度都是好据点。

然而廖赐政也认同,印度跟台湾是最佳结合,因为台湾擅长硬件,印度擅长软件,软硬结合拥有很好的前景。

特斯拉大扩厂,和硕苦熬三年收成
然而苹果订单爆发力趋缓,苹果供应链也必须另谋生路。廖赐政预估2019年动能来自于计算机业务回温,包括电竞笔电需求好,Chromebook订单加温,且「老客户回来了」,另外物联网IOT及智慧家庭耕耘很久,今年也会持续成长。

而最受市场关注是车载业务的爆发力,经过三年苦工,和硕替特斯拉代工的汽车计算机从2018年就持续出货,2019年特斯拉上海厂启动下,和硕也自然受惠。廖赐政说,电动汽车跟传统汽车都是和硕集团布局蛮久的领域,未来成果将会逐渐显现,由于「客户也从美国扩厂到中国,会是很好的机会。」

廖赐政说,电动车是未来趋势,也很环保,目前欧洲、美国、中国跟日本都在争这块市场。

廖赐政表示,2019年看好的产品包括IoT及智能家电,由于游戏机已经发展成熟,市场一直扩大,是和硕可以着力的地方。

折迭手机、卷屏幕手机都还在和硕实验室
廖赐政表示,通讯业务去年整体来说仍持续成长,有些客户好,有些不好。今年在既有的基础,还是会有所发挥,去年初期看的比较乐观,后来订单有影响,也已克服,今年会调整架构,提升生产力,至于华为,虽然是和硕客户之一,但对业绩影响度还好。

而手机今年一大热点是「折迭手机」,董事长童子贤则说现在还不能讲太多,和硕实验室内是有很多东西,也认同折迭机是值得摸索的方向,因为现在的手持装置屏幕已经很大,「再大下去不方便携带」,屏幕折迭或卷起来都是应用的方向。

童子贤说,产业趋势已经悄悄的在旧的枝干上,开出新的花朵,未来几年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智能城市、汽车电子、5G⋯⋯都会渐次成熟。这些新趋势会发展出新的机会,掀起新的浪潮,带来新的产值。

分散制造,品牌跟消费者都得适应
在贸易战开打下,东南亚设厂成显学,对于2019年产能究竟如何配置?童子贤说,现在是看水晶求算命,算不准,大家只好看着摸索,东南亚确实比以往成熟,但这样的趋势,十年后又是另一个故事,届时当东南亚人均所得提升,或许会是工业4.0发展或智慧生产大量改变生产线样貌的时候。

「全世界最好的生产基地是中国,素质最好,人口最多,人力愿意从乡下到城市工作,各种条件中最佳组合,相对的,越南、菲律宾、印尼、印度都碰到大问题,劳工不愿意住在宿舍,只愿意在离家方圆20~30公里范围上班,因为要回家吃晚饭,这限制了工厂的规模,一座工厂人数最多不会超过2万人,也因此未来工厂布局不会只在一个地方。」童子贤说。

中国除工资上涨,法规或官员积极度一致也成优点,童子贤说,东南亚民族性不同,员工不喜欢加班,时间一到就想回家吃晚饭,这在电子产业出货旺季恐增加高难度挑战。

「 电子产品上市前两三个月工厂要抢时间生产,到其他地方生产保证会跟中国有相当落差,品牌客户跟消费者恐怕都要重新适应一次 」童子贤分析。

印度尼西亚1月量产快,20年前南向政策种下因
整体资本支出,廖赐政坦言2018年是高峰,支出约10亿美元,2019年会相对保守一点。

和硕2018年印尼巴淡岛扩厂后,2019年1月已经正式顺利开始出货,第一阶段优先生产受关税影响的网通产品,包材跟机壳厂也都已经跟随前往设厂,印刷电路板跟电源供应器则从泰国支持,部分也会挪回台北生产,高附加价值订单优先。

在廖赐政眼中,人口2.6亿的印度尼西亚,在东协的人力资源条件比越南好,加上巴淡岛非常接近新加坡,进出容易,有国际港口,未来将配合客户需要,发挥更大作用。

除印度尼西亚2019年已量产,廖赐政坦言越南跟印度要2019年投产是有些困难的,因为设厂到投产平均要费时两年,印度尼西亚能这么快量产是「特殊状况」,纯粹是因为20年前政府鼓励南向政策,虽台商到印度尼西亚投资成功者不多,但奠定了不错供应链基础,和硕找到好的伙伴跟基地,从决定到量产只花5个半月。

越南则铁皮屋工厂多,廖赐政分析适合传产业,不符合电子制造需求,面对鸿海及三星都已经在越南设厂,廖赐政坦言,越南厂已有具体计划,要待董事会同意,但越南厂量产的时机,「决定权不是我,而是在客户。」

(文章来源: 数位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