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用PCB市场层级分明 中低阶产品陷价格战

车用电子近年的发展如火如荼,各种高阶应用百花齐放令人目不暇给,从ADAS到电动车甚至更远的自驾车,汽车在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如计算机、手机之类的电子产业主战场。

不过,这些高阶的应用对于车用PCB厂来说,都还只是在远处的星光而已,横躺在眼前的,是短期前景并不乐观的全球车市,以及逐步进入价格战的车用板竞争环境。

ADAS等高阶应用确实为车用电子带来许多新机会,更多的雷达、相机模块需求,带动的不只是传统PCB硬板,包括软板、软硬结合板的新技术也跟着受惠,新应用的未来成长性相当可期。

然而,传统的中低阶板材与高阶应用市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高阶应用价格居高不下,中低阶车用PCB的降价压力却是愈来愈大。

就整个电子产业来说,车用电子零组件对成本的敏感度一向不如其他消费性电子产品,普遍还是将安全及稳定性做为最优先考虑。
然而,全球车市在这两年成长主要集中在高阶应用,总销售量的成长几乎停滞,加上高阶的车用电子零组件生产成本偏高,为了调整成本结构以维持获利能力,车用零组件厂只能针对中低阶产品下手,订单的选择逐渐转向成本导向,不少新加入市场并采取低价抢市策略的车用PCB业者便因此得利。

许多原先在车用板市场拥有领先地位的业者都认为,确实在这段时间,车市成长有限,加上不少中国大陆新竞争者,看准车用电子稳定且具备成长潜力的特点,大举降价抢市,车用零组件厂对成本的重视程度比过去增加不少,进而给公司获利空间带来不少压力,要在哪些产品跟进降价,哪些产品坚守价格底线,成为车用PCB厂所要面对的新难题。

相关业者指出,中国大陆这些新加入的厂商,虽然确实有降价抢市的意图,但他们能够毫无顾忌地下调产品价格,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其在成本计算上,仍是用大量生产的概念去评估,而忽略了很多车用PCB生产所需面对的沉没成本,包括产品出现问题所需支付的鉅额赔偿,为了维持产品稳定性所需投入的各类设备维护、开发成本等等,以这些新竞争者现阶段订出的产品价格,是有可能让公司陷入亏损的,而亏钱经营之下能支撑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成本计算上的一些经验误差,车用电子对于安全性和可靠性的需求,可能也会影响新竞争者的生存,毕竟车用PCB的经营非常需要经验,现在以敬鹏为首的全球前十大车用PCB厂,多半都已经在这块领域经营多年,新竞争者在缺乏经验的情况下,如果为了节省成本而省去一些维持产品质量的必要投入,很有可能在1、2次的失误之下便失去下游客户的信任,订单也会因此重新转向旧的合作对象。

综上所述,新进业者带来的价格竞争,其实随时都有可能停火,这也是为何现有的业者,普遍都没有要无上限地调降价格的原因。

不过业者也强调,以长期的正常趋势来看,中低阶车用板价格始终会慢慢下滑,这是电子产业的正常循环,不会因为短期价格竞争结束而停止,届时各家厂商都会面临经营方向的抉择,究竟是要继续扛着低毛利经营低阶产品线,还是要增加高阶应用的比例。

现阶段中国大陆的生产成本节节升高,再加上最近推出的PCB产业新规范,未来在中国大陆,生产低阶PCB产品的业者,生存环境只会愈来愈差,若无法提高产品规格,可能就只能退出市场,无论是往哪个方向发展,势必都会释出更多低阶车用板的供给缺口。

而这也是为何近年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地区,成为不少车用PCB业者关注的新地标,这些地区拥有更低廉的生产成本,只要业者愿意长期经营,做好生产管理,要在更低的产品价格下做出更高的毛利率,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由于不少车用零组件厂很早就在东南亚地区设置产线,因此在东南亚设厂的PCB业者,普遍都会趁着地利之便投入车用PCB的生产,除了较早进入东南亚的日韩业者,台厂包括敬鹏、竞国都有泰国厂,泰鼎更是直接在泰国落地生根。

不过,除了泰鼎因为长期经营的关系而保有优秀的获利表现,目前敬鹏和竞国的泰国工厂都尚未达到损益两平,可以看出,就算生产成本低廉,但要在东南亚立足,仍然需要良好的管理基本功。

(文章来源: DIGITIMES)